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淺談律師事務所的毛利率


「毛利率」是企業成長的關鍵。有好的毛利率,企業員工的教育、研發、福利、成長、才變的有可能。倘若毛利率過低,或者根本沒有獲利,這種單子乾脆不要接。

無論資深、資淺的律師,常會發生不管訴訟案件每件的價格多少,都願意接案的狀況。這種狀況特別容易發生在律師是一人事務所的時候。因為一人飽,全家飽。內心的OS是:「我只要有賺就好,不管多少錢我都願意接。」

這些案件的價格,可能是低到每個審級新臺幣4萬元,或者是更低。但是坦白說,毛利過低的案件對律師事務所來說,絕對是惡性循環
1、每個訴訟案件所耗的時間,可能是一年,這一年期間都必須與這個案件耗,每次開庭要準備書狀、開庭要前往辯論。
2、案件接進來之後,每個月也需要新的案件,但是在前案未結的狀況下,慢慢變成積案如山,容易導致案件品質下降。
3、而且倘若每個訴訟案件只敢開價4萬元,律師會變的不敢請助理、實習律師、受顧律師,因為賺的錢不夠多。但隨著案件越來越多,根本不可能全部的事情都自己做。

解決之道,是增加毛利率,常見的作法如:
1、增加知名度。
2、增加自己在特定領域的辦案經驗。
3、制訂SOP,因為對於律師來說,每件案件時間成本下降,成本就降低。

健康守則:怎麼喝水、怎麼吃飯


源鮮智慧農場的午餐(好吃)

農場外觀
與蔡文清董事長合照

今日與第17屆經濟部中小企業領袖班學員參觀「源鮮智慧農場」,董事長蔡文清分享了他從被診斷肝癌末期,後來康復的兩個養生小撇步:
1、每天都要喝水,而且要小小口喝水,最好喝到體重的30倍以上。例如我是78公斤,就要喝足2340公克的水。
2、吃東西的順序,分別是喝水、喝湯、吃菜、肉、飯。

另外蔡董事長也提到,一些臉上有老人班的老人家,原因就是因為水喝的不夠多,所以身體自動從大便水裡面吸收,囤積在臉上,成為老人班...。這樣分析起來,實在有夠噁心。大家每天都要補充足夠的水分幽!



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四天


官網連結:http://www.cdlaw.com.tw/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254&uid=

戴家旭律師開闢的新專欄【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以律師擔任虛擬的法院導遊地陪,讓很不想走進法院但還是沒辦法必須跑法院的讀者們,能初步了解如何自己跑法院為寫作動機,上次第一天與讀者分享進法院前的心理準備、第二天分享法庭夢語及了解法官、第三天知道該繳費給法院,本篇第四天,來了解法官開庭時,問原告的第一句話「訴之聲明」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適用對象:第一次進法院的人、進法院就昏頭的人、實習律師、公司法務、法律系學生、社會大眾對法律有興趣者。

第四天:開庭時法官會問原告的第一句話是什麼?(訴之聲明)
背景:偌大的法庭,檯前坐著法官、書記官、通譯。法官穿著青天白日袍,書記官穿著黑色袍,通譯在練習寫書法。原告、被告各一人魚貫而入,均無律師陪同。
法官:「原告,你的訴之聲明是什麼?」
原告:「……(此時心中以0.001/次的速度閃過以下3個念頭,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1)訴之聲明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聽過這4個字?這是中文嗎?
2)靠,如果我知道訴之聲明是什麼,我就去做律師就好啦,還要在這裡聽你問話?
3)拜託法官可不可以說說人話,通譯還在前面寫書法,趕快幫我翻譯一下。」
法官:「是不是和你起訴狀內容寫的一樣?」
原告:「(彷彿救世主降臨)對、對、對,那個什麼ㄙㄨˋ之聲明和起訴狀寫的一樣。」

以上的場景,每天不知道要在法院上演多少次。特別是在沒有請律師的時候,原告與法官常常處於雞同鴨講的狀態。有時候覺得,專業術語本身,原本是希望專業人士之間溝通容易,不用花費太多唇舌。但是對於外行人來說,看到專業術語真的就是隔行如隔山。否則問問一般人,有誰知道什麼是提起反訴?變更訴之聲明?一造辯論判決?捨棄、認諾、撤回、和解?當然如果問我比特幣,我也無法理解比特幣到底是什麼概念。為什麼沒有EPS的比特幣可以漲到9,333美元[1](大白話是比特幣本身不會像公司一樣賺錢,憑什麼一直漲[2]?)然後比特幣還會被偷(不就是虛擬貨幣,到底怎麼偷啊?)這到底是為什麼?術業有專攻就是這樣,我也不瞭解區塊鏈是什麼,所以要尊重專業。

【民事訴訟中,法官最常問的三句話】
1、   原告,你的訴之聲明是什麼?
2、   原告,你的請求權基礎是什麼?
3、   兩造還有沒有證據要聲請調查?

訴之聲明是什麼?

訴之聲明[3],大白話的意思就是:原告起訴,希望法院判決給原告什麼?如果用吸引力法則的觀點來看,訴之聲明的意思就是,你希望這個宇宙(在我們的官司,法院就是這個宇宙本身)給你什麼禮物?當然,這個禮物是透過法院法官的手,寫下判決交給你的,禮物本身就是訴之聲明。如果最後官司全部勝訴,法院的判決主文會和訴之聲明一樣以外,訴訟費用也會判決全部由被告負擔。如果最後官司全部輸了,只會用短短的6個字:「原告之訴駁回」帶過,此時訴訟費用判決將由原告負擔。
【書狀範例】訴之聲明寫法
壹、   訴之聲明
一、被告  (姓名)  應給付原告  (姓名)  新臺幣  (金額)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訴訟費用由被告  (姓名)  負擔。
三、原告  (姓名)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   事實及理由
……(後略)

舉例來說,虧很大因為看比特幣很好賺,心裡癢癢希望可以入場,但是虧很大根本就不知道比特幣是什麼玩意,所以委託比特神操盤比特幣(案情由真實事件改編,姓名去識別化)。
虧很大為了避免自己虧錢,故和比特神訂定契約,將自己辛辛苦苦存下來的老本新臺幣1,000萬元交給比特神操盤,雙方約定倘若比特神操盤有賺錢,一半分給比特神;但是倘若賠錢,比特神同意如數賠償虧很大。契約條款內容略為:
【比特幣操盤協議】
……(前略)
五、甲方(虧很大)同意乙方(比特神)之操盤結果,倘有盈餘應扣除成本後給付一半予乙方做為紅利;若有虧損則乙方同意按照虧損數額賠償甲方,絕無異議。

沒想到,所謂「幣圈一日,人間一年」[4],簽約隔天比特神幫虧很大操盤的結果,僅僅一天就賠了新臺幣250萬元[5]。從這天開始,虧很大就聯絡不上比特神[6],只好提起民事訴訟,按照上述契約條款第5條要求比特神賠償虧損250萬元(單以契約條款內容而論,比特神同意簽署上述第五條這樣的契約條款內容,不知道自己在法律上的風險是什麼,絕對不是「神」等級的人物應該做的,不配稱為比特神)。

在這個案例裡面,虧很大向法院起訴,希望法院判決的內容(吸引力法則)就是:法官阿,判給我比特神應該給付我250萬元吧!因為我們比特幣操盤協議第五條約定好了,如果操盤有虧損,就應該要賠償阿!而且操盤一天,就賠了25%,也虧損太大了吧!訴之聲明就是這個意思。換句話說,不是向宇宙下訂單,而是向法院下訂單!你究竟希望法院判給你的主文是什麼(吸引宇宙給你什麼禮物)?這就是訴之聲明的真義。
【書狀範例】虧很大的訴之聲明寫法
壹、   訴之聲明
一、被告比特神應給付原告虧很大新臺幣貳佰伍拾萬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訴訟費用由被告比特神負擔。
三、原告虧很大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   事實及理由
……(後略)

被告的答辯聲明又是什麼?
在上面的例子中,虧很大打電話、寄電郵、傳Line訊息比特神都沒有任何回應。
但不知道為什麼,實際案例是往往提起民事訴訟後,躲起來的那個人(在本例為比特神)都會知道自己被人告了,而開庭時選擇躲起來不敢到場,委託律師到法院開庭。
於是開庭時,法官就問:「比特神的訴訟代理人,你的答辯聲明是什麼?」
答辯聲明的意思,其實和訴之聲明很像,只是是訴之聲明的反向,意思就是被告希望法官怎麼判決?最常看到的答辯聲明就是:
【書狀範例】答辯聲明
一、原告  (姓名)  之訴駁回。
二、訴訟費用由原告  (姓名)  負擔。
三、如受不利判決,被告  (姓名)  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套用到比特神的案例,答辯聲明就是:
一、原告虧很大之訴駁回。
二、訴訟費用由原告虧很大負擔。
三、如受不利判決,被告比特神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對於被告來說,請特別注意不要開庭時沒有任何原因就無故缺席,也沒有提出答辯狀答辯。因為民事訴訟法有不到場擬制自認[7]的規定,大白話就是如果開庭時無故不到場,法律擬制他造當事人所述之內容為真(法律術語就叫做自認),不可不慎。我曾經有一件,當事人希望拖時間不期待會勝訴的案件,沒想到第一次開庭時被告沒到,法院採民事訴訟法第280條擬制自認,因為被告無故不到場擬制原告主張之事實為真,我們竟然勝訴!我心中只能用「賺到了」3個字來形容阿!


變更、追加訴之聲明
Q:倘若比特神在台北地院開庭開了一次後,發現自己漏看了【比特幣操盤協議】第十條,漏掉沒有主張另外一筆懲罰性違約金,怎麼辦呢?

【比特幣操盤協議】
……(前略)
十、倘乙方(比特神)操盤結果,致甲方(虧很大)虧損金額超過新台幣壹佰萬元以上,乙方同意按照甲方虧損之實際金額作為懲罰性違約金給付予甲方;倘有實際損害,另應賠償。
前面有說過,訴之聲明的意思,大白話就是:你希望法院判決什麼內容給你?如果套用吸引力法則的概念,意思就是:你要向法院下什麼訂單?訴之聲明是民事訴訟法中,很重要的概念。基本上,每次開庭法官都會重新問一次,原告你的訴之聲明為何?這是因為法官要確認原告,究竟希望法院判決的內容是什麼(要向法院下什麼訂單)?
那麼,向法院(宇宙)下的訂單可以更改或者追加嗎?
答案:原則上可以,例外不行。按照民事訴訟法第255條[8],原則上訴狀送達後,就不可以變更或追加訴訟,例外的情況有七種:
一、被告同意者。
二、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者。
三、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
四、因情事變更而以他項聲明代最初之聲明者。
五、該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時,追加其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 人者。
六、訴訟進行中,於某法律關係之成立與否有爭執,而其裁判應以該法律關係為據,並求對於被告確定其法律關係之判決者。
七、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

在上述七種例外同意,最常用到的是第(二)款與第(七)款:
(二)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
什麼叫做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最高法院的判決[9]解釋的很複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閱讀。大白話則是:這是同一件事情,如果能夠利用同一個訴訟程序,原告不用再告一次節省成本;法院利用手頭上有的證據資料也能夠繼續審判,節省訴訟資源。大家就別費事讓原告再提起訴訟一次了(謎之聲:不要再讓律師多賺一件了),就准許原告變更或追加訴之聲明吧!
以上述比特神與虧很大的例子來說,因為虧很大在提起訴訟的時候,漏看了契約條款第十條懲罰性違約金的約定,導致起訴時沒有主張到。如果允許虧很大追加訴訟,同樣的證據資料法院都可以利用,虧很大也不用再多告一件訴訟(專告第十條懲罰性違約金),所以應該要允許虧很大追加訴訟。

(七)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
這個條款大白話的意思,就是倘若准許原告的訴之變更或追加,被告的防禦權不會太受到影響(還是可以防禦);而且法院也是可以結案的!所以應該准許原告的訴之變更追加。
以比特神和虧很大的案例來說,就算虧很大追加訴之聲明(多了懲罰性違約金250萬元,計算式:10,000,000×0.25=2,500,000),被告的防禦權也不會太受影響,因為訴訟資料都相同,仍然可以防禦;法院要結案也不會因為追加了250萬元,導致不能結案,故應該准許比特神追加訴之聲明。
另外,倘若上訴到第二審,是不能夠援引此款不甚礙被告之防禦與訴訟之終結,而為訴之變更追加的[10][11]。理由是因為案件上訴到第二審,對於訴之變更追加的審查,應該要更嚴格。明明第一審就可以為訴之變更、追加,為什麼到第二審才來做?被告硬生生的被剝奪了一個審級利益(大白話是如果一審就為訴之變更、追加,敗訴後被告還有二審、或三審可以上訴,共兩個審級。但在二審才做訴之變更、追加,被告如果敗訴只剩下三審可以上訴,只剩下一個審級上訴的機會,所以說被剝奪了一個審級利益)。
【虧很大追加訴之聲明後,訴之聲明寫法】
壹、   訴之聲明
一、被告比特神應給付原告虧很大新臺幣伍佰萬元,及自追加訴之聲明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二、訴訟費用由被告比特神負擔。
三、原告虧很大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貳、   事實及理由
一、懇請鈞院(大白話就是尊貴的法院)准原告虧很大依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第7款為訴之追加:
(下略)

讀者看到這裡,有沒有覺得「訴之聲明」也不是什麼複雜的概念了呢?畢竟法官們與我們升斗小民一樣,每天也要吃飯、坐捷運、上廁所、買咖啡。說不定我們排隊買便當的時候,後面那個人就是法官。提起任何民事訴訟,首要的事情就是要可以自圓其說。倘若自己都說服不了,或是說服不了律師(常見案例:那把槍是我走在路上撿到的),那也就不用告了。

[1] 2018/4/24/21:02比特幣價位。
[2] 據聞,加密貨幣本身是一種信仰。因為許多人相信區塊鏈技術將大幅改變未來人類的生活方式,所以比特幣才會漲價到這麼貴。當然,或許有一天比有可能特幣會跌價到一文不值。
[3] 民事訴訟法第244條第1項:起訴,應以訴狀表明下列各款事項,提出於法院為之:一、當事人及法定代理人。二、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三、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
[4] 意思是比特幣市場價格變化太快、太劇烈,在比特幣幣圈操盤一天,就相當於人間的一年。
[5]「比特幣賣壓大舉出籠 單日跌幅達25%」,聯合新聞網2017年12月23日報導,連結:https://udn.com/news/story/6811/2890987?from=crm1-referralnews_ch2artbottom
[6] 聯絡不到被告怎麼解?之後的內容會詳述,要記得鎖定喔。
[7] 民事訴訟法第280條: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於言詞辯論時不爭執者,視同自認。但因他項陳述可認為爭執者,不在此限。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為不知或不記憶之陳述者,應否視同自認,由法院審酌情形斷定之。當事人對於他造主張之事實,已於相當時期受合法之通知,而於言詞辯論期日不到場,亦未提出準備書狀爭執者,準用第一項之規定。但不到場之當事人係依公示送達通知者,不在此限
[8] 民事訴訟法第255條: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一、被告同意者。二、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者。三、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者。四、因情事變更而以他項聲明代最初之聲明者。五、該訴訟標的對於數人必須合一確定時,追加其原非當事人之人為當事人者。六、訴訟進行中,於某法律關係之成立與否有爭執,而其裁判應以該法律關係為據,並求對於被告確定其法律關係之判決者。七、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被告於訴之變更或追加無異議,而為本案之言詞辯論者,視為同意變更或追加。
[9]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36號民事判決:按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2款規定所謂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者,係指變更或追加之訴與原訴之原因事實,有其社會事實上之共通性及關聯性,而就原請求所主張之事實及證據資料,於變更或追加之訴得加以利用,且無害於他造當事人程序權之保障者而言。次按民事訴訟法第270條之1第3項僅規定,經爭點協議之事項,當事人應受其拘束。惟未經爭點協議之事項,法無明文規定不得追加請求。是追加之訴非屬經兩造為爭點協議之事項,當事人自不受拘束,倘符合前揭民事訴訟法規定,自得為訴之追加。
[10] 民事訴訟法第446條第1項:訴之變更或追加,非經他造同意,不得為之。但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至第六款情形,不在此限。(按:明顯排除民事訴訟法第255條第1項第1款之情形
[11] 最高法院59年度台上字第1940號民事判決:法院因不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而許訴之變更之規定,唯於第一審程序中有之,第二審程序對於訴之變更,因採嚴格限制主義,故原則上非經他造同意不得準用上開第一審程序之規定,此於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六條第一項、第四百六十三條規定甚明。

延伸閱讀:【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一天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二天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三天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參與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舉辦的第17屆【領袖班】活動

7/24-7/28在大板根酒店參加經濟部中小企業領袖班活動,當初會參與是因為覺得我們國家在風雨飄搖當中,自己的企業要居安思危,畢竟身處亂世,唯一不變的,就是什麼都在變。

大板根酒店遠離市中心,實體上的距離真的讓我遠離辦公室,可以專心聽講。老師們與學員們的素質一把罩,讓我重新充電,又認識了一群好友,值回票價。

*照片中另一位是好友碩品智權公司總經理Albert。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和解雙贏】


前幾天和解了一件案件,兩造當事人對於結果都有一點不滿意,賣家覺得和解金額太低,買家覺得我根本一毛錢都不用賠償。那麼,為什麼兩邊還願意和解呢?因為:

1、官司繼續打,二審律師費、執行費,兩邊都會破10萬元
2、送鑑定,鑑定費用也會破10萬元
3、時間成本:官司已經打了快1年半,繼續打加上上訴時間,可能又會超過一年半,來回就三年
4、和解之後,兩邊都可以專注在工作、生活,不用再煩心訴訟案件(打官司很煩)
5、官司結果,到底是原告會贏,還是被告會贏,很難說

之前曾經在【師父】這本書讀到,談判最好的結果,就是雙方對於條件都有一點不滿意。這次和解的結果,與【師父】這本書所說相同,兩邊雖然都有一點不滿意,但因為和解,可以回到正常生活、工作,不要再為這件訴訟案件操心了。

我想,和解對我們當事人,和對造當事人都最好,看起來好像都不滿意,但其實是場雙贏。

*在法庭做成的和解筆錄,按照強制執行法第4條第1項第3款可以作為執行名義,意思就是和解內容不遵守,銀行帳戶的錢會被查封,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才簽和解。
------
強制執行法第 4 條
強制執行,依左列執行名義為之:一、確定之終局判決。二、假扣押、假處分、假執行之裁判及其他依民事訴訟法得為強制執行之裁判。三、依民事訴訟法成立之和解或調解。四、依公證法規定得為強制執行之公證書。五、抵押權人或質權人,為拍賣抵押物或質物之聲請,經法院為許可強制執行之裁定者。六、其他依法律之規定,得為強制執行名義者。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前言:官司是什麼?


0、前言:官司是什麼?

對於我來說,您正在翻閱前言這一篇官司是什麼,也讓我感到好奇。是什麼原因,讓你停下手邊的學習、工作,翻閱起這本書「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呢?

我想,你可能是:
正在面對民事官司,苦惱的人群大眾
進到法院,不知道怎麼和法官溝通,內心OS是:不要對我說外星話
覺得自己請到爛律師,與其靠律師不如靠自己
法律工作者,希望藉由淺顯的文字快速瞭解民事訴訟
法律系學生,正在學習民法、民事訴訟法,但是不得其門而入,想找一本書笑一笑
社會大眾,對於瞭解司法有興趣

無論是哪一種,請注意進入法院打官司都不是人生的常態。換句話說,出了法庭之後的人生,才是真實的人生

我自己在2007年時,進入法院工作擔任書記官;後來辭去書記官,考上律師開始當律師後,也是一個禮拜常要34天都要跑法院開庭。可以說除了我家、工作場所外,「法院」是我第三常去的地點。如果將家裡、工作地點、與法院連起來,剛好可以劃成一個三角型,我的人生,就是在這3個地方討生活,所以有時候會戲稱:「我不是在法院,就是走在往法院的路上。」

法院跑久了,有時候會注意到一種人:他們是法院的常客,但不是法律工作者,整天都周遊在法院,生命的重心也在法庭活動。說出來的話,有時候會讓人噗哧一笑,心想:「你也入戲太深了吧?」

曾經有個大約60歲的老爺爺[1],拿著一張1991年時簽訂的協議書來找我,希望我按照協議書內容幫他打官司。我一直和他解釋、說明,民法請求權時效原則上只有15[2],你這張協議書在2006年就過期了,怎麼打官司都沒有用。

老爺爺對我說:「過期也沒關係,我就是要告。反正我已經退休了沒事做,以後就是每天都要上法院打官司!」而且「被告的兒子、女兒、妻子、孫子,我都要告進法院,告到我死掉為止,我再讓我小孩繼續接著告。」

像這樣的人,我都稱呼中了「法庭毒」。

法庭毒
中了法庭毒的人入戲太深,誤以為法庭活動就是人生的全部,所以兢兢業業,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在法庭發生的事情,死活都要把官司打贏。這樣的人來找律師,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花多少錢都沒關係,我一定要打贏這場官司!」

然而,在訴訟進行的過程中,很多時候發生的事情是嚴重違背人性的:
在法庭,明明曾經與對方有過口頭約定,要說「我否認,應由對方負舉證責任」,如果對方拿不出書面證據,或想出其他辦法盡舉證責任,雖然口頭約定過也不用負責。
全家本來和樂融融,每年都一起出國玩耍。只因為老爹往生以後留下三套不動產:台北市仁愛路豪宅、信義路豪宅、與敦化南路豪宅,兄弟姊妹分裂成「兄弟派」與「姊妹派」,互相爭奪遺產。在法庭的時候,兩方人馬說出來的話每句話,句句都刮心。
離婚官司進行中,太太為了找到先生的小辮子,在先生的座車上安裝了微型秘密長效錄音器;先生則找了太太的初戀情人,付了大筆的錢想要讓太太有「初戀的感覺」,互相抓對廝殺了。真不知道他們的孩子長大,會作何感想。

從官司一開打到三審判決確定,常常四、五年跑不掉。開庭前常常失眠,反覆思索對方可能會說什麼話,要傳什麼證人出庭、請法院調什麼證據,開完庭又要與律師討論案件理論與訴訟策略,準備下一次的書狀,彷彿走在永無止盡的修羅道[3]上。這樣的人生,你要嗎?要是我,我才不要。

別贏了官司但是輸了人生
兵書司馬法上有句話,我覺得用來形容戰爭,形容的很好:「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4](大白話是:雖然是大國,窮兵黷武、四出征伐必然滅亡;天下雖然安全,忘卻戰爭的風險國家必然危險。)而現代的訴訟,就是古代的戰爭。如果國家不斷對外發動戰爭,只把國家的發展的重心放在窮兵黷武(舉例:GDP百分之90花在軍費上),忽略了國家內部的經濟民生,國家必定滅亡。人們也是這樣,倘若人生的重心只剩下打官司,其他家庭、健康、生活、財富全部都忽略,這樣的人生不是我們所應該追求的。所以孫子兵法才說:「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5](大白話是:對國家來說,對外發動戰爭每場都打贏,不是最佳策略。什麼是最佳策略呢?連戰爭都不用打,因為謀略、外交等等戰術的運用已經贏了,才是最佳策略。)對外發動訴訟,每場官司都打贏,絕對不是人生的最佳策略。那麼,最佳策略是什麼呢?是連官司都不用打,我們的人生、事業、家庭、財富就已經圓滿實現,根本不用跑法院,這樣才是最高的境界,也就是孫子兵法說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但是,雖然我們不窮兵黷武的對外發動戰爭(訴訟),也不能夠忽略法律的風險。俗話說的好,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如果你經營生意,從來不需要跑法院,我不會說你完美無瑕,而會說你生意作的不夠大。只要你生意作的夠大,不去找人麻煩,也會有人來找你麻煩。

舉例來說,據報載在2016年,台北市一位鍾先生從中國進口一批迪士尼原版的iPhone 6手機殼,鍾先生本來都是向臺灣迪士尼代理商購買,因為發現中國賣的迪士尼周邊商品很精美,價格也比在臺灣實惠,才會花費百萬元從中國進口iPhone 6迪士尼手機殼,打算在自己店內販賣。這些手機殼都是正版的,只是不是向臺灣迪士尼代理商購買,也就是俗稱的水貨。沒想到,迪士尼竟然大動作跨海提告,導致鍾先生這批迪士尼手機殼百萬元的貨,全部都被扣押。等到地檢署還鍾先生清白,給他不起訴處分(這些是中國的正版貨,並非盜版,所以最後不起訴),iPhone也出到Iphone X了,iPhone 6手機殼根本賣不出去!而且檢警大動作到鍾先生店內抄家的時候,旁邊民眾都指指點點,說這間店原來專門賣假貨,商譽與信任都沒了。[6]

倘若由我來點評上述案例,我會說告訴人提告時很有可能已經知道,鍾先生進口中國原版iPhone 6手機殼不是違法的,但重點已經不是告不告的成,而是讓鍾先生沒辦法賣!只要能夠拖延鍾先生販賣這批手機殼的時間,就已經達到目的了。鍾先生在進口中國正版迪士尼手機殼時,沒注意到這一點,必須說是風險意識不足,才會損失慘重。

我們從來不無故發動戰爭,不當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但是倘若有必要一戰,我們也可以充滿自信的說:我不怕打官司跑法院,早就做了充足的準備,這就是孫子兵法說的「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7]人生如此,事業如此,才能走的長治久安。

祝福你,在法庭以外的人生,也能夠展開美妙的一頁,好好享受人生。

讓我們開始吧!

延伸閱讀:【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一天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二天





[1] 按照真實案例改編。
[2] 民法第125條: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但法律所定期間較短者,依其規定。
[3] 修羅道是佛教六道輪迴中的一道,六道是指人道、天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修羅道。修羅道中的阿修羅們,好勇鬥狠,充滿嗔恨之心,不斷發動戰爭對外攻伐不止。
[4] 司馬法仁本。
[5] 孫子謀攻。
[6]「上萬iPhone手機殼遭扣1 商家淚吞百萬損失」,蘋果日報20171117日報導,連結: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1117/1241943/
[7] 孫子始計。這句話的意思,是在發動戰爭之前,已經做了充足的沙盤推演,討論過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自然戰爭的勝算較大。倘若根本沒有做過沙盤推演,盲目的發動戰爭,自然敗仗的機會較大。「廟算」的意思,是因為發動戰爭是件大事,所以諸侯國在宗廟中做沙盤推演,所以稱作廟算。

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

【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第三天




戴家旭律師開闢的新專欄【21天打通民事官司的任督二脈】,以律師擔任虛擬的法院導遊地陪,讓很不想走進法院但還是沒辦法必須跑法院的讀者們,能初步了解如何自己跑法院為寫作動機,上次第一天與讀者分享進法院前的心理準備,第二天分享法庭夢語以及了解法官,緊接著第三天來囉!
適用對象:第一次進法院的人、進法院就昏頭的人、實習律師、公司法務、法律系學生、社會大眾對法律有興趣者。

第三天:裁判費用=交給法院的保護費
【民眾的心聲】
什麼?打官司還要錢喔!夭壽,法院不是國民黨開的嗎[1]?都給國民黨賺去就好啦!

民事裁判費用[2]是交給法院的規費,司法院網站有公式可以計算。一般我們在算裁判費用的時候,是進入司法院民事裁判費試算表計算的網址[3]輸入金額,就會自動算出。和律師費不一樣,裁判費用是繳給法院的規費,可以當作使用法院所必須要繳納的使用費、保護費。

世界上各國打民事官司,大部分都是要繳錢給國家的(舉例:香港、美國)。開法院也因此成為國家穩賺不賠的生意。無論判決品質的優劣,民事法院的法官們每年為國家賺進大筆大筆的鈔票。當然,司法體系的價值是不能夠用金錢來衡量的,更重要的是法院的判決是不是符合法律的規定;以及判決內的說理是不是足夠讓人信服。

和進餐廳點菜不一樣,法官們並不是「服務業」。進餐廳點菜,菜餚必須可口好吃,餐廳環境必須舒適宜人;但法院的判決並不是這樣,判決個案當事人是不是滿意,某種程度上不是判決的重點(雖然能夠滿意是最好,但按照之前第二天課程提到的零合遊戲理論,至少判輸的那方會不滿意想要上訴,訴訟結果最終沒有人會滿意),重點反而是判決可不可以讓社會公評,讀到判決的人會舉起大拇指誇讚說:這真是個好判決!嗯……理論上是這樣啦,但實際上每個進法院打官司的當事人還是要求打贏為第一。只要能夠打贏,判決理由怎麼寫當事人都可以接受;反之就是打輸官司的當事人,判決理由寫得再好,他都不會接受(心中的OS:又碰到一隻大恐龍)。

另外在台灣,告刑事訴訟是不用繳錢給地檢署或法院的(而且告輸也沒有處罰,雖然刑法設有誣告罪[4],但誣告罪很難成立)!因為刑事訴訟的被害人,已經很悽慘了。如果要告人詐欺、背信等罪,還要再繳納一筆錢,也太悲哀了!我們國家的法律,可是溫暖而富有人性的司法阿[5]

裁判費用速算心法:一審抓1%,二、三審[6]1.5
一般我們在計算裁判費用的時候,一審會用1%,二、三審1.5%概估。舉例來說,如果損害賠償金額是100萬元,一審裁判費用會抓大約1萬元,二、三審裁判費用大約1.5萬元。對於常常打官司的人來說(謎之聲:除了律師之外,誰一天到晚打官司呢?)這樣計算起來(一審1%,上訴審1.5%)簡便又容易,有需要再進入司法院網址算實際金額就好。

【裁判費用試算】(以100萬元為起訴請求之金額)

裁判費用概估金額
實際金額
一審
10,000元(約1%)
10,900
二、三審
15,000元(約1.5%)
16,350

裁判費用原告要預先繳納
裁判費用是原告要預先繳納的,仍以剛剛起訴請求金額100萬元為例,原告要先繳納10,900元給法院,案件才會發動。如果沒有繳錢,法院會命裁定補正。如果不補正會被駁回的!因為裁判費用沒繳納被駁回怎麼辦?沒關係,再告一次就好!因為裁判費用沒有繳納被駁回,是屬於程序事項,仍然可以再告一次的。但如果涉及實體事項判決確定[7](例如已繳納裁判費用,雙方已經言詞辯論),原告可是不能夠再告一次的!

為什麼裁判費用原告要先繳納呢?我認為這和民事訴訟法設計訴訟的發動方式有關係。既然原告要利用法院的專業去告人,那麼先繳納一些費用並不為過吧?而且如果原告不用支付任何費用就可以提起民事訴訟,可以想像濫訴的情形在法院會更加浮濫(法官OS:案子已經很多了,是要搞死誰?)反正告人零成本,若有人瘋狂的提起民事訴訟說不定可以撈一些油水,一定比例上,一定會有人因為被告而屈服,那麼何樂而不為呢?所以要告人,要付費的!

案件結束後,裁判費用按照原告、被告之勝敗比例負擔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還是會覺得裁判費用原告要預先繳納很吃虧。別擔心,先繳納的裁判費用,倘若官司打贏了,可以按照勝訴比例請求被告負擔[8],所以裁判費用對原告來說稱為「預納」,就是預先繳納的意思。

以原告提起100萬元損害賠償訴訟為例,預納了10,900元的裁判費用;日後原告倘若全部勝訴,可以要求被告除了100萬元的損害賠償金額以外,更應該給付原告10,900元的裁判費用(100萬元+10,900元裁判費用)!等於法院的保護費,雖然先由原告出,但最後被告仍然要支付這筆錢。那麼倘若原告贏一半50萬元呢?那原告可以要求被告負擔一半的裁判費用5,450元,所以說叫做按照勝敗比例負擔。如果原告全部輸呢?那麼裁判費用就是原告全部負擔,一毛錢也不能要求被告負擔(謎之聲:都因為原告提起訴訟,讓被告陪原告玩了這麼久,開庭也是要時間、成本的!原告交一些錢好像也是正當)。

【訴訟結束後裁判費用負擔試算】(以原告請求100萬元為例)
勝敗比例
負擔金額
原告全勝
原告贏一半50萬元
原告全敗
原告
0元
5,450
10,900
被告
10,900
5,450
0

和解、撤回得退裁判費用三分之二
在第二天的課程有說過,法院法官最喜歡聽到的四個字就是:和解、撤回!因為和解、撤回之後當事人不會再上訴,可以有效抒解法院的工作量,而且法官也不用把判決當作文寫,所以民事訴訟法對於和解、撤回的當事人,裁判費有優惠待遇,可以聲請退還裁判費用的三分之二[9]

裁判費用和律師費有何不同?
律師費用和裁判費不太一樣,在台灣的律師費用常常是按照審級收的(地方法院收一次,高等法院收一次,最高法院收一次);案件特別困難或重大,也可能先收一筆前置費用,再按小時收律師費(前置費用可先抵律師費時數,用完時數再收)。

可否要求對造負擔?
繳納對象
收費標準
律師費
→一、二審:原則上不行
→三審:可以
給律師
看案件困難度、請求金額大小、律師的名氣、辦案經驗、交情、人情介紹,難以一概而論
裁判費
勝訴可以
給法院
有公式可計算

其他諸多變化
本文說明最簡單的民事裁判費用計算方式,實際上隨著案件類型的不同,裁判費用的計算會複雜許多,常見的訴訟類型中,裁判費用的計算包括:
【本票裁定】
本票裁定之裁判費,依請求金額而有不同:
1)未滿10萬元—裁判費500元。
210萬元以上未滿100萬元—裁判費1,000元。
3100萬元以上未萬1,000萬元—裁判費2,000元。
41,000萬以上未滿5,000萬元—裁判費3,000元。
55000萬以上未滿1億元—裁判費4,000元。
61億元以上者—裁判費5,000元。

*聲請到本票裁定後,執行費用是標的金額的千分之8,關於什麼是執行費用,之後的課程會提到,敬請鎖定。

【離婚】
如果是單純的訴請離婚不涉及財產,一審裁判費用是3,000元,二、三審裁判是4,500元。另外,現在在臺灣想要離婚的人好多,以後還會更多,可以算是藍海市場!專門作離婚官司的律師做出口碑的話,可以說不缺案源!(謎之聲:離婚官司我盡可能轉介事務所專門做家事案件的律師,我是沒辦法,因為打離婚官司真的好煩。)

【共有物分割】(以公寓大樓為例)
共有物分割訴訟舉例來說,王老爹走的時候有5個小孩是繼承人,繼承一棟台北市仁愛路的房子,每個小孩繼承到房子的五分之一(法律術語是分別共有五分之一)。老大因為積欠信用卡債,他的五分之一應有部分被法拍,有李先生買到這五分之一,訴請法院這棟仁愛路的房子應該要全部變價分割。(往後會加以介紹)
1、共有物分割裁判費用最簡易的計算方式,是用(1)土地公告現值加上(2)房屋評定價格計算,再乘上應有部分。另外,如果法官沒有要求要補繳裁判費用,可以說是原告賺到了。因為上述(1)土地公告現值、(2)房屋評定價格一般都偏低。

舉例來說,上開仁愛路房子土地公告現值100萬元,房屋評定價格50萬元(仁愛路豪宅不可能這個價格,單純是筆者的想像),訴訟標的價額為:〔1,000,000+500,000〕×1/5300,000,裁判費用為3,200

2、若按上述計算方式,法官可能會要求原告補繳裁判費用,因為法院歷來的見解[10]是裁判費用的繳納,應該按照原告「起訴時」的「交易價格」判斷。按照土地公告現值,與房屋評定價格計算裁判費用的話,顯然低於市場交易價格許多。所以如果法院沒有命原告補繳裁判費用的話,請笑在心裡,當作賺到。

【遷讓房屋】
遷讓房屋的訴訟,按照法院歷來的見解,只要以房屋的價值作為訴訟標的價額,不需要再計算土地的價值[11](最高法院的理由是,土地與房屋各自可以成為交易的標的,所以請求遷讓房屋,只要計算房屋價格就好,不用加上土地。但是,有誰買房子可以不買土地或土地的使用權源?天空之城就是了?)以上開仁愛路豪宅為例,土地公告現值1,000,000元,房屋評定價格500,000元,只需要以房屋評定價格500,000元作為訴訟標的價額,繳納裁判費用5,400元。

【支付命令】
支付命令聲請,一開始要先繳納500元。如果相對人有異議,要補繳剩餘的費用。舉例來說,訴訟標的價額100萬元,聲請人先聲請支付命令,只需要先繳納500元。倘若相對人異議,聲請人要補繳剩餘的10,400元(計算式:10,900-50010,400)。

【問題與思考】
1、在計算裁判費用的心法中提到,裁判費用的計算大約是以訴訟標的價額比例的多少來計算(例如請求損害賠償的金額是100萬元,大約要繳納多少裁判費用)?如果是上訴呢?
2、裁判費用繳納以後,有沒有可能聲請退還?如果可以,狀況為何?可以聲請退還的比例是多少?


[1] 現在都已經政黨輪替2次了,請不要相信這種沒有根據的奇怪的話。
[2] 民事訴訟法第77-13條:因財產權而起訴,其訴訟標的之金額或價額在新臺幣十萬元以下部分,徵收一千元;逾十萬元至一百萬元部分,每萬元徵收一百元;逾一百萬元至一千萬元部分,每萬元徵收九十元;逾一千萬元至一億元部分,每萬元徵收八十元;逾一億元至十億元部分,每萬元徵收七十元;逾十億元部分,每萬元徵收六十元;其畸零之數不滿萬元者,以萬元計算。
[3] 民事裁判費試算表,請參考http://www.judicial.gov.tw/assist/count.html
[4] 刑法第169條第1項:意圖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向該管公務員誣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5] 民事訴訟法大家邱聯恭老師語錄,據說考試的時候就算什麼都不會寫,也要把這句像抄經一樣的寫在試卷上,可以保平安。
[6] 上訴審徵收的裁判費用,是一審的1.5倍。民事訴訟法第77-16條:向第二審或第三審法院上訴,依第七十七條之十三及第七十七條之十四規定,加徵裁判費十分之五;發回或發交更審再行上訴者免徵;其依第四百五十二條第二項為移送,經判決後再行上訴者,亦同。
[7] 民事訴訟法第400條第1項:除別有規定外,確定之終局判決就經裁判之訴訟標的,有既判力。
[8] 民事訴訟法第79條:各當事人一部勝訴、一部敗訴者,其訴訟費用,由法院酌量情形,命兩造以比例分擔或命一造負擔,或命兩造各自負擔其支出之訴訟費用。
[9] 民事訴訟法第83條:原告撤回其訴者,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其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撤回者,得於撤回後三個月內聲請退還該審級所繳裁判費三分之二。前項規定,於當事人撤回上訴或抗告者準用之;民事訴訟法第84條:當事人為和解者,其和解費用及訴訟費用各自負擔之。但別有約定者,不在此限。和解成立者,當事人得於成立之日起三個月內聲請退還其於該審級所繳裁判費三分之二。
[10] 司法院院字第一八九○號解釋: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無交易價額者,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一第一、二項定有明文。所謂「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應與其主張事實結合觀察而後定之。法院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為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當事人對於第二審判決,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時,原第二審法院因定其判決是否不得上訴,自應調查其上訴利益,不受第一、二審原計算價額之拘束。
[11]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抗字第859號裁定:訴訟標的之價額,由法院核定;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以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無交易價額者,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法院因核定訴訟標的之價額,得依職權調查證據,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規定自明。次按土地及房屋為各別之不動產,各得單獨為交易之標的,故房屋所有人對無權占有人請求遷讓交還房屋之訴,應以房屋起訴時之交易價額為準,核定其訴訟標的之價額,而不應將房屋坐落之土地價額併算在內。至該房屋如無交易價額者,則以原告就訴訟標的所有之利益為準。